头条新闻 

橙色书包刷屏 “听障儿童要融入

18日开始,多位明星、大V通过微博,转发一则消息,提醒开车的朋友,注意礼让背橙色书包的小朋友,因为他们患有听力障碍。这一呼吁,随之引发大量转载。 橙色书包是公益组织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,面向听障儿童发起的一项活动。项目负责人之一、中...[查看全文]

儿童 当前位置 :主页 > 儿童 >

用橙色包标记听障儿童引争议 有人称无需特殊化

* 来源 :http://www.arteconcalatayud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21 11:29 * 浏览 :

  由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于2016年3月在启动,其官网显示,该活动旨为“进一步全社会对听障儿童出行安全的关注,减少因听力障碍造成的儿童交通意外”。工作人员称,已向全国10000名儿童送出“橙色书包”

  然而,网络走红之后,“橙色书包”却在部分网友及儿童权益专家里,引发质疑。

  连续几日,由于演员、歌手陈小春的一条微博,“橙色书包”进入视野,并迅速在网络掀起刷屏狂潮。

  这个由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发起的公益捐助项目,却在进入视野后,引发网友和儿童权益专家的争议。支持者认为,这样的方式了听障儿童的交通安全,而质疑者则认为,橙色书包会让听障儿童“被标签化”,受到区别对待,从而造成其心理负担,甚至更容易遭到侵害。

  日前,陈小春发布的一条微博引发16万网友点赞,在微博中,他提醒开车的朋友,注意礼让背橙色书包的小朋友,因为他们患有听力障碍。随后,多个明星、微博、及网友转发该微博,刮起一阵“爱心接力风”。

  这场“爱心接力”很快在网络上形成巨大的影响力。连续几天,“橙色书包”占据多个网络头条,而在社交上,关于“橙色书包”的讨论,也以刷屏之势在蔓延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,“橙色书包”公益项目由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(以下简称“听基会”)于2016年3月在启动,其官网显示,该活动旨为“进一步全社会对听障儿童出行安全的关注,减少因听力障碍造成的儿童交通意外”。“听基会”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截至目前,“听基会”已向全国10000名儿童送出“橙色书包”,由于申请书包的人数较多,目前想申请“橙色书包”的人需排队。

  会让听障儿童受到区别对待,从而造成其心理负担,甚至更容易遭到侵害。

  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刘继同则表示,是否给儿童“标签化”,以及是否带来耻辱感要在实际的背景下分析,如果现有的社会服务条件和技术能够让听障儿童既隐藏身份,又能获得出行安全,那当然选择他们的缺陷问题。反之,“橙色书包”不失为一个扩大社会关注的方式。

  对此,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了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,其工作人员表示在该活动发起前,内部曾考虑过可能带来的“标签化”问题,但正因为考虑到听障儿童的特殊性,“想要让大家意识到这个群体的特殊性,进而才能知道如何去帮助他们。”

  “标签其实是个伪命题,我们的出发点是让大家认识到不同,反而能更好地互相理解和帮助,才能达到共同的幸福。如果觉得没有问题,为什么还会有特殊教育学校呢?城市里有盲道、残疾人扶梯,还有一些特殊的标志,包括拐杖。所以歧视永远不是来自,而是来源于。”

  该人员认为,对于听障儿童的家长来说,听力损失的孩子过马时处于更的状态,没有比生命安全更重要的,相信人们会做出选择。而对于人们希望残疾儿童“去特殊性,回归普通自然”的呼吁,该工作人员说,“这是我们全社会的愿望,也是我们积极探索尝试的。不能因为说盲人、孕妇跟我们一样,就不为他们设置盲道或者让座。”

  对于“橙色书包”引发的争议,多名儿童权益专家认为,对儿童无差别的对待,才是真正的关爱。

  傅艳认为,“儿童友好”的观念不应只存于残疾儿童群体,听障儿童不该被区别对待。“幼龄儿童对声音和方位的辨别能力还不够完善,因此在马上,所有的儿童都该被关爱礼让。另外,残障儿童也有自己的思考和意识,这样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活动还应倾听残障儿童的声音,了解他们过马时怕什么,如何让世界对他们更友好,才能不损害儿童应有的权益。”

  吴玉芹则表示,特殊儿童非常渴望被当做正对待,和社会应提供多种渠道让大众了解残疾儿童的特殊性,从而理解他们的情绪,掌握与之相处的方式,给予残疾儿童群体极大的配合和包容才是关爱。

  成都云公益发展促进会秘书长傅艳认为,“橙色书包”的初衷非常好,但它的出发点是听障儿童的出行安全,就给这部分儿童贴上了“听力障碍”的标签。只要看到背“橙色书包”,人们就知道这孩子有听力问题,导致他们被特殊看待,带来心理负担,甚至产生心理问题。另外,由于幼龄儿童对声音和方位的辨别能力不够完善,在马上,难道不是所有儿童都该被关爱礼让吗?

  一些观点认为,“被标签化”后,甚至会提高听障儿童受到侵害的几率。作为扎根于农村基层的公益人士,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理事长吕歆妍认为,“橙色书包”的活动在一些大城市或许比较管用,但在农村,这样扩大听障儿童的身份辨识,反而了他们的缺陷,让违法犯罪有了可乘之机,将加大这部分儿童受到、拐卖等的可能。

  语聆听障儿童家长服务中心主任洪浩猛更是实名在微博上“橙色书包”为“2017年最不贴人气、最愚蠢的创意”。他表示,改变社会对听障孩子“弱”的观念,让孩子脱离特殊,是听障儿童家长一直努力的方向,这样才能给孩子公平的社会地位。但这样“愚蠢的公益活动”能摧毁他们多年的努力,使孩子们在被照顾、被可怜中成长。

  吴玉芹是成都市成华区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,同时她还有一个失聪的儿子。接触残疾儿童超过20年,她认为“橙色书包”引发社会对特殊儿童的关注值得肯定,但“标签化”的问题不可避免。“学校和家长会教孩子们基本的交通规则,他们懂‘走斑马线、红灯行、绿灯停’,其实并不需要司机特意让行。他们最需要的是社会大众的理解和包容,而不是过度关怀。”吴玉芹说,她的儿子曾佩戴显眼的耳背式助听器,希望换个小的、不易被发现的设备,“这说明他内心希望隐藏自己听障的问题。”

  该观点也得到了网友的赞同,一名网友表示,自己也是听障儿童的家长,目标是让孩子以普通人的身份回归主流社会,而非感到自己是“弱者”,需要特殊化,甚至被打着听障的标记走在马上。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